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宿迁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5 16:03:3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宿迁白癜风医院,文成白癜风医院,泽普白癜风医院,北京好大白癜风医院,上海能治白癜风的设备,哪种方法治疗白癜风见效快,望城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从阿法元获得的投资启示

  作者: 丁家烜

近年来,随着计算机硬件和算法的进步,人工智能取得了极大进步。当中里程碑事件是基于强大计算机硬件和深度学习算法的阿法狗(ALPHAGO)战胜了人类顶尖棋手。

而近期,更为强大的新一代阿法元(ALPHAGO ZERO)继续创造历史,基于更强大的硬件和优化的人工神经网络算法,阿法元不再像阿法狗那样基于对人类棋局的学习,而是从零开始自己对弈自我学习,从而突破瓶颈达到更为惊人的成就。

据称,阿法元仅仅36个小时就摸索出所有基本、重要的围棋知识,达到了与李世石九段对战的阿法狗相当的水平;30天后,不断进步的阿法元达到了Master的水平。Master即年初在网上杀遍天下无敌手的阿法狗版本。40天后,阿法元对战master居然达到了90%的胜率。

围棋是一个规则非常简单清晰的游戏,但实际上变化极为复杂,据说其可行的对局比全宇宙的原子都多。几千年来,人类不断研究围棋艺术,形成了博大精深的围棋文化,形成了一些经验知识,即棋理。重点在于,横空出世的阿法元就像是开启了上帝视角,让我们得以重新审视我们之前的围棋理论。

至少有两点启示:

1、很多我们过去所笃信的围棋理论,实际上并不是最优的,甚至只是臭棋而已。阿法元证明,人类经验由于样本空间的限制,往往都收敛局部最优,但我们并不自知。说的刻薄一点,变幻莫测的世界中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靠谱的理论,有的只是一些充满局限的信仰而已。

2、阿法元又生动的证明,人类的经验知识又是相对有效的。从围棋技术的角度说,阿法元所发现的围棋观念、下法与定式等,绝大部分与人类的围棋观念是一致的,这也间接呼应了人类几千年来围棋研究的价值。通俗地说,即便是不太靠谱的经验,战胜普通选手也已经绰绰有余了。

从阿法元看投资经验

和围棋类似,投资也是充满博弈精神的活动。投资经验可能也有类似的特征:

1、很多我们过去笃信的投资哲学或投资定式只是一些经验之谈而已,并不是最优的,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2、但即便是局部最优,这些知识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非常有效的。尤其是考虑到,投资并不是一件以战胜顶尖选手为目标的活动。

站在一个新的视角上,重新审视过去那些广泛流传的投资经验或者投资定式,是很有必要的。

投资经验背后的分布信仰

投资是面对未来的活动,而未来充满了随机性,几乎没有办法简单地从过去推知未来。但是,退一步,如果未来服从于特定的随机分布,具有一定的概率特征,那么未来仍然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可以说,所有的投资经验都是建立在“未来服从特定分布”的假设的基础上的(当然,即便是非常成功的投资者也未必意识到这一点)。

由于历史只有一个样本,严格地说,我们无从检验未来服从什么样的分布。在科学不存在的地方,信仰就粉墨登场。一般而言,人们都尽可能地总结过去,然后假设未来和过去服从同样的分布,这样才能获得一致性。一言以蔽之,无论有意无意,投资经验的背后必有分布信仰。审视我们的投资经验,应当从审视我们的分布信仰做起。

戈型分布

那么,现实服从什么样的分布呢?令人震惊的是,不管是上市公司的ROE还是股票的涨幅,统计分布都拥有相似的形状,即便在无穷变幻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中,也能让你一眼认出。如图:

看起来他们都类似于正态分布,毕竟在英文里正态分布就是正常(normal)分布。但实际上,以上的分布都有一点点变态:他们都无法通过正态性检验。以下是和正态分布(红线)的对比图:

其实,很多文献上都有所描述,古今中外的股票涨跌幅分布看起来都类似正态分布,也都具有明显的尖峰肥尾特征。从纵向看,上证指数无论是日线上,还是周线或月线上的涨幅,也都是一个尖峰肥尾的类似正态的分布。似乎冥冥中有一只上帝之手,将钟型的腰部挤向了两侧,从而样本的一部分向X轴集中,另一部分向Y轴靠拢。由于这一形状有些像古代的兵器戈,因此我称之为戈型分布。

图:古代兵器戈

什么力量塑造了戈型分布?

戈型分布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个人认为,三股力量的同时存在塑造了戈型分布。

首先是正态分布的力量我们都知道正态分布是自然界中非常常见的分布,比如人们的身高和体重就服从正态分布。这是有原因。从原理上说,正态分布取决于大数定律:当一个变量受到许许多多分散的、不显著的因素的影响,并且这些因素之间相互独立或相关性比较弱时,结果就会是或者接近正态分布。回过头来,不管是上市公司的股价还是ROE水平,都受到几乎无穷多的因素的各种各样的影响,从而统计分布上总是有钟型曲线的影子。

其次是竞争的力量但人类社会不是自然界,人与人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充满了竞争,这形成了一股强大了“地心引力”,让公司或股价的表现向平均值靠拢,暂且称之为均值引力,这是让表现最终趋于平庸(平均)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是非常显著和强大的,理论家甚至假设经济是充分竞争的、市场是有效的,言外之意是公司或股价的表现应该非常雷同。这与正态分布的前提——没有主导性因素,显然是不同的。

个人认为,尽管充分竞争的假设过于理想化,但均值引力确实是不容忽视的主导性力量。正是这股力量赋予了戈型分布的尖峰特征——大多数人或者公司更加难以摆脱平庸(平均)。

再次是幂律的力量正态分布还有一个前提是众多因素之间相互独立或者相关性很弱,从而其大部分影响能够相互抵消。不能够抵消的结果是可以有的,但概率会很低。这就是正态分布的薄尾特征。但人类社会普遍存在因果关系,各个因素之间可能存在密切关联甚至形成正反馈,从而摆脱均值引力的束缚,逆天而行。概率上一般称之为幂律分布。幂律分布赋予了戈型分布的肥尾特征。

不如用数字感受一下肥尾:

从股市的历史来看,正态分布假设下1%的小概率事件实际上发生的比例在2.45%以上,正态分布假设下千分之一的小概率事件实际上发生的比例在1.2%以上,居然超过了理论值10倍以上,更恐怖的是五倍标准差事件(千万分之三)在正态分布假设下发生的概率趋近于0,但4300个样本中实际分别发生了9次(沪指)和13次(s&p500)。

划重点,肥尾的意思是,逆天表现的概率比想象的要大。

总结一下。相比钟型分布,戈型分布有明显的尖峰肥尾,对应的是一个坍塌的腰。这意味着,大部分样本比你想象的更加平庸,少部分样本比你预想的更加出色,两极分化比你能想到的要严重得多。戈型分布要比钟型分布难以把握得多。

平庸的分布信仰

在未知的世界里生存,人总是要有点信仰的。如果不幸拥有错误的信仰,难免要吃亏,甚至是吃大亏。这正是我长篇累牍地解析分布信仰的原因。好消息是,可以利用别人错误的信仰赚钱:正是别人错误的信仰给了你良好的投资机会。这是运气之外超越市场的可靠方法。

更好的消息是大部分人都秉持错误的信仰。实际上,不管是社会的教化还是我们的教科书,都在教育我们做一个“正常”的人。我们的教科书里介绍得最多的就是正态分布了,虽然几乎没有哪本书解释到底什么塑造了正态分布。获得诺贝尔奖的金融理论、大部分机构的风控模型,甚至整个金融世界都假设了正态分布。可以说,正态分布是大部分人的分布信仰里的基因,尽管你未必意识到它的存在。

可惜正态分布是一个会让你平庸的分布。原因很简单,它不是现实。现实的两大偏差是尖峰和厚尾。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妨再说一遍:大部分人低估了尖峰和肥尾。正是稳定的错误,带来了资本市场上稳定的盈利模式。

重新审视经典投资定式

实际上,几个经典的投资定式正是基于尖峰和肥尾这两大特征构建的。更准确地说,几个经典的投资定式是围绕人们对尖峰和肥尾的低估来构建的。让我们来重新审视这些投资定式。

一是价值投资。价值投资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是一个庞大驳杂的体系。传统意义上的价值投资,即格雷厄姆创造的投资定式,实际正是利用了人们对尖峰的低估获利:买入短期业绩或股价表现特别不好的便宜公司,期待均值引力将其拉回均值。由于平庸(也可以叫做正常)的公司比比皆是,表现特别差的公司中长期而言只是平庸而已,甚至存在屌丝逆袭的可能,所以买特别便宜的公司倒是有很大可能会获利。尖峰从概率上保证了格雷厄姆定式的有效性。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基于戈型分布Y轴的策略。

但是,你买到的也仅仅是平庸的公司而已。这种基于均值回归的策略的问题在于,获利空间是有限的。这种定式也被称为“捡烟屁股”。更麻烦是,一旦兑现,你就必须劳心去捡下一个烟屁股。

二是质量投资。考虑到格雷厄姆定式的获利空间和再投资风险,巴菲特后期的投资策略已经悄悄变为质量投资:不再一味强调便宜,而是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卓越的公司长期持有。从原理上说,这已经转变为基于戈型分布X轴的策略。价格不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找到真正卓越的公司。这当然是少数,是处于分布图右侧尾部的那部分。好消息是,这些公司的数量比正态分布所暗示的要多一些。再考虑这些公司的逆天的涨幅,用巴菲特的话说,一生中找到两三个这样的机会足以致富。

三是成长投资。成长投资同样在于挖掘那些能够抗拒导致平庸的均值引力逆天而行的公司。很多人在践行成长投资时强调行业的成长空间和增速。这实际上不得要领。成长投资的精髓在于找到在快速增长的行业中有潜力能够迅速形成竞争壁垒的公司。如果有,市梦率也在所不惜。经验上,风险投资热衷于寻找具有赢家通吃潜力的公司,正是这个道理。

实际上,真正的质量投资和成长投资殊途同归。他们在尾部里寻找机会,而尾部的公司最大的特征就是竞争壁垒。只是质量投资追寻的是现实的护城河,成长投资渴望的是未来的护城河。相比而言,质量投资更侧重强者恒强,成长投资则更在意强者更强。前者基于时间的维度,后者基于空间的维度。

有意思的是在投资圈里最常见的撕逼场景就出现在价值投资者和成长投资者之间。成长投资者经常贬斥价值投资是捡烟屁股,老是在垃圾堆里翻腾;而价值投资者则贬斥成长股是股市里的彩票。好吧,尽管大家是不同的物种,对别人的谋生之道还是应该保持足够的尊重。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那就回过头去看看阿法元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龙江白癜风医院